收藏本页 | B2B | 免费注册商铺推广我的商品
99

雅途印刷

纸品印刷 名片|宣传单|画册|杂志|产品手册|海报|折页|说明书|...

开奖直播网
Philip R Lane:央行应促进金融体系“弹性” 且具备更大“工具箱
发布时间:2021-09-07        

  9月12日,欧央行利率决议会议宣布将存款便利利率从-0.4%下调至-0.5%,为2016年3月以来首次降息,同时宣布维持主要再融资利率和边际贷款利率在0%和0.25%的水平不变,同时宣布将从11月1日期每月购买200亿欧元债券,对当期债券的投资会持续2-3年,以应对经济下行。同时,在美联储9月18日年内第二次降息25bp带动巴西、约旦、阿联酋、印尼沙特阿拉伯等国与中国香港金管局联袂降息背景下,世界经济增长更是蒙上一层阴云。在世界经济不确定风险加剧的情况下,各国央行应该如何选择货币政策工具,同时进行有效合作和沟通?

  今年4月份,我们专访了时任爱尔兰央行行长的菲利普·莱恩先生,他在接受《清华金融评论》专访时表示,在应对经济下行压力与世界经济不确定性方面,央行应促进金融体系“弹性”,且具备更大“工具箱”。菲利普·莱恩于今年6月份加入欧洲央行执委会并担任欧央行首席经济学家,此后也公开表示,欧洲央行不认为欧元区出现经济衰退,并且欧洲央行有可以推动低于目标的通胀水平靠近目标的所有必要工具,将在必要时选择最合适的工具。

  以下为采访实录摘编资料(由于采访于2019年4月,因此有些问题设计稍显滞后,但从lane先生回答中我们仍有很多收获和启发。):

  《评论》:20年来,欧元为促进全球经济一体化和贸易往来做出巨大贡献,但是也面临不少挑战,比如欧债危机,大家认为是因为欧元区没有统一财政制度所导致的;再如英国脱欧,还有美国倡导的贸易保护主义给全球贸易交往带来挑战等,您怎么看待欧元前景?

  菲利普·莱恩:2019年是欧元诞生20年。2012年前后围绕欧元确实曾有过很多疑虑,但自那以后便取得了诸多进展。如今我们有了银行业联盟,也在应对金融危机的方法上达成了更多共识。因此我认为,欧元依然有着可观的前景。众所周知,欧元是继美元之后的世界第二大货币,是十分受人们欢迎的,欧元存在最大挑战就是人们是否接受这个货币。如果你在欧洲国家做个调查你就会发现,欧元确实是非常受欢迎的。这是一个很好的结果。

  《评论》:其中,就英国脱欧来讲,虽然目前方案因反对而搁置,但是其前景依然非常不明朗。您此前在讲话中也提出任何形式的脱欧都会对爱尔兰造成损害,爱尔兰央行从2016年英国公投开始就一直在关注其风险。那么在您看来,英国脱欧对爱尔兰乃至全球经济、金融业带来的风险主要有哪些?

  菲利普·莱恩:英国拥有约6000万人口,因此相对于中国或欧盟规模,英国算是中小型国家。爱尔兰作为邻国,英国脱欧所面临的种种问题,对我们(爱尔兰)也会是同样的挑战。另外,如果英国兑欧元贬值,对我们(爱尔兰)来说也是个问题。目前 ,我们与美国、中国乃至全球产业之间都有着密切的联系。因此我们不仅关心英国脱欧的问题,我们也关心世界贸易体系的未来。

  《评论》:其实面对脱欧风险,欧央行已经采取了相应的应对措施。比如今年3月的政策利率决议中,欧央行大幅调低欧元区经济增速(从1.7%下调至1.1%)和通胀预期(从1.6%降至1.2%),还维持三大关键利率保持不变,同时再次启动向银行提供低息贷款——“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Targeted Longer-Term Refinancing Operations, TLTRO-III)来加强信贷刺激措施。这是否意味着欧元区将在2019年实施新一轮货币宽松政策?

  菲利普·莱恩:欧洲中央银行在2014年采取了宽松的货币政策,这一政策本质上是说,如果我们看到通胀目标实现速度放缓,那我们也会放慢货币紧缩的步伐。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有切实的需要,欧洲央行就会采取更多的行动。我们的预测虽有下调,但仍保持乐观。我们预计欧洲经济将会持续增长,通货膨胀率将在1%以上,虽仍不及目标,但在向目标靠拢。

  《评论》:您说近几个月爱尔兰央行加紧工作,以减轻硬脱欧最严重的“悬崖边缘”(cliff-edge)风险。什么是“悬崖边缘”?爱尔兰央行为此做了哪些准备来应对?

  菲利普·莱恩:脱欧公投是2016年6月进行的,距现在已经有两年半的时间了。在这期间,爱尔兰央行以及欧洲央行都做出很多努力来应对最坏的情况,最坏的情况就是我们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本质上来讲,欧盟和英国间,以及欧盟内部,在英国离开的那一天会有很多变化,会出现一个“断崖”,而我们的任务就是确保我们国家不会受到冲击。需要明确的是,其中有一部分影响只是暂时的,也许在英国脱欧一年后,我们还能维持与英国间的金融贸易。但最终我们会对企业说,你们必须在欧盟展开金融贸易,而不是在英国。这也许会避免悬崖边缘的问题,但企业确实需做相应调整。

  《评论》:在此过程中,您还提到要使得金融体系具有足够的弹性,具体“弹性”是指什么?央行会有哪些措施来促进金融体系的弹性?

  菲利普·莱恩:这一点的确很重要,正如你所知在2008年金融危机来临时,因为银行没有足够的资本,情况变得更加糟糕。当一家银行蒙受损失时,他们也面临着生存问题。与从前相比,现在银行的资本与是那时的三倍。所以“弹性”就是确保银行有足够的资本,有足够的股权融资,以便在损失发生时能在内部被“消化”掉,而不会导致我们在2008年看到的那种困境。

  菲利普·莱恩:今天下午我在演讲中提到的问题也是中国正面临的。我们必须考虑到中央银行的作用不仅仅包括利率政策,还包括信贷政策。例如,根据收入水平或房屋价值来限制抵押贷款的规模,为银行提供各种类型的资本缓冲,系统风险缓冲,逆周期资本缓冲等等。因此,各国央行现在必须拥有更大“工具箱”,其中不仅包括利率手段,还有宏观审慎政策,以及量化宽松等非常规措施。

  《评论》:我们比较好奇的是,爱尔兰是第一个走出欧债危机的国家。您此前在演讲中也表示预计经济持续向好。想请教您的是,央行对促使爱尔兰走出危机,采用了哪些手段?

  菲利普·莱恩:当危机发生时,爱尔兰或其他国家的央行可以通过提供流动性发挥重要作用。作为欧元体系的一部分,央行积极通过流动性管理来应对金融危机。然而,银行资本重组和重整银行业的艰苦工作却是由财政部领导的,因为我们不控制税收,这部分由财政部负责。因此,我想说,央行一直是政府的重要顾问,其流动性政策非常重要。在帮助管理坏账方面,央行也起着重要的作用。作为监管者,我们也有直接的义务保护消费者,确保不良贷款的管理能够平衡银行和负债家庭双方的利益。

  《评论》:有人说脱欧利好爱尔兰,因为很多金融机构将注册地搬往爱尔兰,尤其是爱尔兰说英语,因此成为很多金融科技公司的首选地,您如何看待这种观点?是否会有这种趋势?

  菲利普·莱恩:我们的确看到更多资金流入金融体系。我们目前也正忙于为更多的投资银行,资产管理公司以及金融科技企业提供服务。但我想强调这仅仅是对金融行业的利好,就整体经济而言,农民以及小型企业则会蒙受损失。而且金融行业的收益未必比农业等领域的损失更重要,因为毕竟从事农业的是大多数人,从事金融行业的是少数。因此这种利好的确是存在的,但收益不足以抵消农业所面临的风险。

  《评论》:爱尔兰央行对于金融科技发展的监管态度是怎样的?采取了哪些监管手段和支持其发展的措施?

  菲利普·莱恩:我想说两点。首先,跟全球其他央行一样,我们也很务实,我们看到创新时时刻刻在产生,也意识到人们希望体验线上金融服务及新技术,因此我们鼓励金融科技发展,我们设立了一个中心以便金融科技企业通过特定途径与我们保持互动。其次,我要强调的是,我们的态度始终是中立的。对于消费者是该从传统银行获得金融服务还是通过金融科技企业获得金融服务,我们不设任何倾向性。因此无论金融科技企业及传统金融企业,都应该符合监管预期。

  《评论》:中国金融科技发展飞速,中国央行官员在监管金融科技发展的时候提出了监管科技的概念,在您看来,监管科技是否可以成为全球央行联手稳定金融系统,避免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有效手段?

  菲利普·莱恩:这是个很有趣的问题。我们对于监管科技也非常感兴趣。全球央行正在就如何更有效地运用监管科技展开交流合作。我认为监管科技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应对金融风险,但对于金融稳定性而言,传统的技术手段更为重要。所以监管科技的主要职能应该是加强监察,而利用大数据,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等手段对金融企业进行监察要容易的多。因此我们对监管科技很感兴趣,我相信中国央行也秉持同样态度。

  菲利普·莱恩:中国人民银行,爱尔兰央行等世界各国央行行长和监管官员均通过国际清算银行(Bank of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国际证监会组织(IOSCO)等跨国组织积极接触,交流与沟通。

  菲利普·莱恩:我们对此很感兴趣。我想,也许每一位经济学家都会赞同这样一种观点。当然改革不可一蹴而就,需要中国当局逐步解决。

  《评论》:我们都知道,克鲁格曼在欧元之父蒙代尔先生理论的基础上,提出了“不可能三角”的悖论,您对中国进一步开放下在资本自由流动、货币政策独立性和汇率稳定这三个目标的平衡,有何建议?

  菲利普·莱恩:我相信中国最终会像世界其他巨型经济体美国,欧盟那样拥有独立的货币政策,开放的资本市场和浮动汇率。而发展速度则由中国自己来决定。

  《评论》: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后,全球储备价值和投资价值都在提升,您如何看待人民币国际化的前景?对于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中国央行应该采取的推进措施,您有何建议?

  菲利普·莱恩:我觉得很有趣也很重要的一点是,全球投资者对于中国市场发展的规模和流动性充满信心。随着时间推移,中国经济不断增长,越来越多的企业在中国市场上发行债券,发行股票。我认为这一方面是时间问题,另一方面是随着国际收支更加开放,全球投资者越容易实现资金自由投入与撤出。当然,中国目前的资本市场混合开放举措如深/沪港通,债券通等,对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也是很有帮助的。